主页 > 秘密中心 > 男人为什么老爱吃下面 被老男人日死了

男人为什么老爱吃下面 被老男人日死了

网络 秘密中心 2020年02月14日

距离上次聚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颜羽坤心里一直悬着,现如今他坐在总裁办公室里面,皱着眉头叹口气,一旁的秘书孙俊凯见平日里笑容满面的总裁露出这副愁容,只觉得奇怪,他帮颜羽坤冲了一杯咖啡,回来时见颜羽坤依旧眉头紧锁,轻轻把咖啡放在桌上,问:“总裁,您昨晚没睡好吗?脸色这么难看?”

颜羽坤抬起头淡淡地摇了摇头,孙俊凯跟自己三年了,做什么都深得己心,自然是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手指在桌上敲打几下,孙俊凯正打算转身离开,颜羽坤叫住他,说:“孙秘书,你有女朋友了吗?”

“...”孙俊凯听完会心一笑,原来是因为男女之间的事情啊,笑道:“有的。”

“我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一个喜欢你女朋友很多年的男人即将出现,你该怎么办?”颜羽坤站起身慢慢走到孙俊凯身边,认真严肃地望着他。

“总裁,您是有女朋友了吗?”孙俊凯跟了颜羽坤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他有什么花边新闻,即便身边的靓女个个投怀送抱,也没见他动心过,本来还以为他会是弯的,看来是要有喜事了!

“别多问别的,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扣你全勤奖!”颜羽坤好像一下子被说中心事似得,扭头看向别处,也许是不想被孙俊凯看到自己已经有些发烫的脸颊。

“别别别!”孙俊凯连忙摆手,不过他这么反常也太明显了吧,孙俊凯摸摸下巴,进入思考状态,说,“如果是我的话,我就阻止他们见面,宣示我的主权,这是我女朋友,你就别再打什么歪主意了!”

“那咱们退一步假设,女生还不是你女朋友,你又该怎么办?”颜羽坤认为这个主意有点行不通。

“什么?还不是女朋友?那是什么关系?”孙俊凯假装惊讶。

“算是朋友吧,青梅竹马!”颜羽坤想也没想,只希望孙俊凯能够给自己一些启发。

孙俊凯从没见过总裁有如此呆萌的一面,憋着笑,说:“那样的话,我就去表白,怎么也应该搞懂女生对我是什么心情吧,再说了,一直隐忍着自己的感情,多难受啊,是我的话,我就告诉那个女生,大声的说,我喜欢你,爱咋咋地!”孙俊凯说到后面有些慷慨激昂,见颜羽坤愣住,连忙轻咳一声以缓解尴尬,嬉皮笑脸地说,“话说回来,那个女生喜欢你吗?”

“不知道,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颜羽坤沮丧地自言自语,突然回过神来,盯着孙俊凯一阵羞涩,说,“好哇你,扣你全勤奖!”颜羽坤脸上的绯色未消,径直向门外走去。

“...”孙俊凯根本来不及阻止他,转过身看着他,说,“喜欢就去追呀,就算总裁扣光我的奖金,我也支持你,哈哈!”孙俊凯说完爽朗笑出声来,颜羽坤只觉得十分羞涩,更是加快脚步,此时他只想向那个人说出自己内心一直想说的话,一秒都不想在等了。

中午午饭时间,颜羽菲正要走进餐厅,手机铃声响起,是颜羽坤的电话,“怎么啦?”

“快出来,车子在门口等你了!”电话那头颜羽坤声音急促,颜羽菲有些疑惑还是乖乖转头走向门口。

这是魏敏洋正巧看到颜羽菲掉转头,本打算问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而她却转身离开了,难道是在躲着自己?

果然门口停放着颜羽坤的专车,车里的人打开车窗向颜羽菲挥挥手,颜羽菲疑惑地走到跟前,颜羽坤打开车门,示意让她上车。

这一幕正好被随后赶来的魏敏洋看到,她去干什么?难道我给她的压力太大,让她这样的躲避着我?看来这个对手也不是那么厉害嘛!想到这,魏敏洋露出得意的笑容,见车子离开,自己也转身走向餐厅。

与此同时,两兄妹在车子里,颜羽菲见自己的哥哥神色似乎有些慌张,问道:“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小菲,你快帮哥出出主意,秦枫皓要回来了,上学那会儿他就挺喜欢美云的...”颜羽菲见过哥哥曾经谈百万上下的合同,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焦虑过,生意上自信满满,情感上却是一片空白,此时的颜羽坤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

“哥,你是在害怕吗?怕美云姐喜欢枫皓哥啊?”颜羽菲拍拍颜羽坤的肩膀,只见对方丧气的抬起头,使劲点点头,说:“枫皓一直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最是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在其他方面我都不怕他,只有这照顾女生,让我手足无措。”

“可是美云姐喜欢的是你啊!”颜羽菲刚说完,颜羽坤惊喜地抬起头看向她,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时间停止一般,怔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些日子你一直去杨家陪杨二叔下棋,难道你没感觉出来美云姐看你的眼神?”颜羽菲柔声细语地引导着他,只见对方木讷地摇摇头。

“那你没留意美云姐的打扮?而且总是站在你对面望着你?”颜羽菲见对方又是摇摇头。

“那每次去桌上的饭菜你留意了没?”颜羽菲泄气地看对方还是摇摇头,一下子靠在后座上,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哥哥一眼,说,“你啊!难道你真的只是去下象棋了吗?这些小动作你都没留意啊?”

这时对方用力地点点头,颜羽菲无奈的叹口气,说:“枫鸣生日会那天,我就帮你试探美云姐了,我谎称你最近在相亲,她果然失落无比,说明对你是有意思的,但是我不能因此断定她就是喜欢你。然而这几次我每次都随你去杨家,我发现即便我在她身边一直跟她讲着笑话,美云姐的目光也总会时不时追随着你,;你棋差一招,她总是想通过各种方式提示你;我记得第一天去,杨二叔问过你的择偶标准,你说你喜欢穿着白色长裙,拥有一头乌黑如瀑的头发,脸上总是带着淡淡微笑的女生,难道你没发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美云姐都是长发白裙吗?”

颜羽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没想到自己的妹妹观察的这样仔细,更没想到美云会为自己做到如此。

“不仅如此,你虽然爱吃爱吃红烧肉,但是你十分厌烦肥肉,有一点都不行,饭桌上你以为是后厨技艺精湛,但其实是美云姐特地吩咐将肥肉剔除干净,事后自己还要再次检查一番。但是你的这个习惯只有家里人知道,可想而知,美云姐对你多么了解。”

“...”颜羽坤不禁回想起那几日的情形,自己只顾讨杨二叔的欢心,却没注意到美云对自己的一番心思。

“其实这一桩桩一件件小事就足以证明美云姐不仅是心思细腻,更是对你感情至深。而现在的你还不敢向美云姐表露自己的心情,你说你是不是一个大傻瓜?”颜羽菲见哥哥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知道自己提点的已经到位,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小菲,我真是大傻瓜,我还在这一直扭扭捏捏的。”颜羽坤只觉得愧疚难当,颜羽菲见哥哥如此,搂住他的肩膀说:“哈哈,如果是生意场上面的事情,哥一定比枫皓哥优秀,但是情感上面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好在现在他还没回来,你就应该赶紧出手,抢先吧美云姐追到手!”

“小菲,你说的对,现在我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就去,我一刻也等不了要见到她!”颜羽坤此时才真正骨气勇气,终于得到内心肯定的答案,只觉得无比舒畅,看来在找美云之前先问问小菲才是正举。

熙熙攘攘的校园之中,秦枫鸣已经找了很久颜羽菲了,每天中午都能看到她在餐厅吃饭,怎么今日没看见,打电话也没人接,秦枫鸣有点担心。

“诶,你听说了吗,原本生化系大才子魏敏洋转移到建筑系了,据说第一天就跟建筑系的第一名杠上了。”

“建筑系?那不是颜羽菲吗?”

“对呀,就是她!”几个女孩相谈甚欢,似乎今天早上的事件已经流传整个校园了。

“不过颜羽菲好像拒绝了魏敏洋的挑战!”

挑战?秦枫鸣恰好听到这个消息,自己在数理系,平时只跟男生聊聊游戏,这些八卦自己从没关注过,但是涉及了自己的小菲菲,他就要竖起耳朵好好听听了。

A市的私人诊所有很多,但是像杨一鸣这样的私人诊所却只有一家,免费医治疑难杂症,但每天只接待五名患者,诊所之中的设施都是最完备的,最顶尖的,杨一鸣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曾被一位医生无条件医治才得以续命,他想借此回报社会,感恩社会。杨美云虽年纪轻轻,但医术高明,有妙手回春之效,外形俊丽,态度和善友好,深得人们的信赖,此时她正在杨家的私人诊所帮忙。

车子还没停稳,颜羽坤就急忙下车,带着噗通乱跳的心走进杨家诊所,颜羽菲见哥哥差点在台阶上绊倒的情形,忍不住笑出声来,吩咐道:“你先去停好车。”说完颜羽菲抱起被颜羽坤落在车里面的百合,慢步走进诊所。

“美云!”病房内正在为一个小孩检查身体的女人身子一震,转过头来正见颜羽坤信誓旦旦地站在自己对面,喘着粗气,咦?信誓旦旦?

那双温柔的眼睛带着疑惑和欣喜望着颜羽坤,面上绯红,朱唇微起,问:“羽坤,怎么了?”

颜羽坤没想到病房还有其他人,每个人都带着不解望着自己,颜羽坤面色更红,明明在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杨美云见颜羽坤面色发红,连忙走进来,伸出手放在他的额头,关切地问道:“是不舒服吗?”

颜羽坤伸手攥住她的手,紧紧地盯着那说眼睛,为什么自己一直没发现这双漂亮的眼睛一直注视自己呢?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注意到她为自己而穿的白色长裙呢?颜羽坤越想越懊恼,但此刻他仿佛置身在只有他们两人的空间之中,颜羽坤轻轻抬起另外一只手,环住杨美云纤细的腰肢,低下头,轻轻触碰着她的鼻尖,带着酥麻的声音,缓缓地说:“美云,我想娶你!”

就好像自己置身于花海之中,阵阵的香气围绕在自己身旁,杨美云难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她只觉得自己脸上似乎有什么在流淌,自己等待这句话太久了,久到自己都习以为常了,她原本以为像在一起这样的话要等到自己说出口呢,杨美云的眼睛笑弯了,她重重地点点头,扑倒颜羽坤身上,把他搂的紧紧地,就像小时候,自己在山林迷路,天色暗的可怕,但是羽坤却在身边,自己紧紧地搂着他的手臂一样心安。

周围响起掌声,这里的每个病人都希望白衣天使杨美云能够获得幸福,此时杨美云脸上的满足的表情和热泪,足以说明一切。

颜羽菲见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拿出手机,快速打开相机,排起照来,心想,等一下给老妈发过去,告诉她自己圆满完成任务。想到这里,颜羽菲举起百合,凑到杨美云面前,杨美云见到颜羽菲,松开颜羽坤,羞答答地接过花,颜羽坤却不由自主地环住杨美云,宠溺地望着她。

“美云姐,你知道我哥给你买百合花的意思吧?”颜羽菲调皮的伸出手臂撞撞颜羽坤,调皮地一笑。

杨美云抱着花,往颜羽坤怀里钻了钻,深深地埋下头,颜羽菲知道,此刻在美云姐脸上的笑容是幸福,是满足。

颜羽坤吩咐司机将颜羽菲送回学校,此时两个人走进杨美云的办公室,颜羽坤站在杨美云面前,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杨美云被看的有点不自然,说:“羽坤,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

“美云,其实我想说这些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我害怕,因为我根本不懂女孩子,我担心你不喜欢我,我怕我表明自己的心意之后,你会厌烦我!”颜羽坤终于将心里话毫无保留地告诉心里的人,此时他含情脉脉地望着杨美云,杨美云听后连忙摇头,说:“羽坤,我永远都不会厌烦你的,你都不知道我...”杨美云羞于启齿。

“你怎么?”颜羽坤见杨美云欲言又止,连忙问道,“难道是我还有别的地方做的不好吗?”

“不是,其实是我早就喜欢你了...”杨美云低下头,拉着自己的衣角,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我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好在我有一个观察细致的妹妹,今天她和我说了很多你为我做的事情,谢谢你,美云。”颜羽坤伸手怀抱杨美云,用下巴抵住她的额头,继续道,“我不会讲好听的情话,我也没交过女朋友,但是我终于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就是心里装着她,总是想见到她,总想跟她有接触,总是想为她做更多事情,美云,我不仅要谢谢你为我考虑很多事情,我更要感谢你能够接受我,让我对你好,我不敢保证我做的最好,但起码,我会努力让你跟我在一起不会难过,美云,谢谢你!”

杨美云倾身靠在颜羽坤怀里,将脸颊满进对方的肩膀上,此刻明明很开心,但是泪水却止不住的留下来,她知道,这是幸福的泪水,羽坤,我才要谢谢你!

学校。此时颜羽菲回来,打开手机,这时才发现秦枫鸣给自己打过电话,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快要放学了,因为教室是固定的,颜羽菲打算回去拿书包,顺手给秦枫鸣回个电话,只听到电话那头,“小菲菲~你去哪里了?”

“刚刚我哥来了,怎么了吗?”颜羽菲向自己的教室走去。

“没怎么,不就是在餐厅没见到你嘛,对了,一会儿放学,你在门口等一下我哦,我跟你一起回家。”

“好的,你那我先回教室,一会见!”

“一会见,么么~”

颜羽菲挂断电话,抬头正见数理三楼窗口的帅气男孩冲自己招手,她也对他报以微笑,枫鸣对我真的很好,虽然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有帮被人做情感工作的能力,却没办法看清自己的内心,对于眼前这个笑容阳光的男孩,我究竟是什么心意呢?

微风吹起颜羽菲额头上零散的发丝,只道是当局者迷吧!颜羽菲摆摆手,走进教学楼。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