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密中心 > 需要滋润的女局长_遥控器按下同桌就抖

需要滋润的女局长_遥控器按下同桌就抖

网络 秘密中心 2020年02月14日

“我听林朗说警方那边发现孤儿院附近的监控当天的视频都被人为破坏了,这样一来警方想要修复那些视频是需要时间的。”

苏璃也意识到事情一下子陷入僵局,胡瑶却是抓住重点。

“按理来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当初白晓雅嚣张的时候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现在还有人愿意来帮她?”

胡瑶也是在豪门圈子里混迹的,她实在是搞不懂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会主动帮助白晓雅。

胡瑶的话让苏璃意识到了关键:“你的意思是白晓雅一定是有同伙的?”

“同伙肯定是有,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当初叔叔出事的时候合作企业里就是有白家的,你说当年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这可不是一家公司就能够做到的,所以说这里面肯定是有同伙的。”

胡瑶话说的振振有词,苏璃也意识到了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那你的意思是?”

“你放心,我这边会安排人跟踪白晓雅,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白晓雅最近在和什么人联系。”

听胡瑶这么说了,苏璃也跟着安心,胡瑶这方面的本事苏璃信得过。

和胡瑶见过面后,苏璃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疑点丛丛,她回家后就等着陆泽铭回来,不管怎么样,她都有必要和陆泽铭商量一下这件事。

当天晚上陆泽铭还是一身酒气地回来,看到陆泽铭这个样子,苏璃皱眉。

她起身来到陆泽铭身边,周泽有些为难地看向苏璃,苏璃苦笑。

“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你先回去吧,泽铭这里有我照顾。”

“好。”

周泽很清楚自家总裁这两天心情不好,不过苏璃的状态看起来也不是很好,这样一来就说明这两个人是故意要让对方心疼的。

周泽离开后,苏璃让佣人准备柠檬蜂蜜水,她亲自将陆泽铭扶到卧室,陆泽铭一路上沉默不语,醉的几乎不省人事。

这时苏璃也不愿意和陆泽铭计较什么,将人丢在床上就去准备湿毛巾,给陆泽铭擦脸。

来到了陆泽铭身边,手刚碰到陆泽铭的脸颊,苏璃的手就被陆泽铭死死抓住,陆泽铭睁开眼眸,看到熟悉的面孔,嘿嘿一校。

“会长,是你啊。”

陆泽铭说会长的一瞬间,苏璃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她现在更加肯定的是,陆泽铭就是张子豪。

手温柔地给陆泽铭擦着脸颊,苏璃呢喃着:“你说我那时为什么不勇敢点呢?”

如果当初她对陆泽铭在大学有好感的时候就主动表白,也许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时她的顾虑太多了,她担心父母不会同意和一个身家不匹配的男生结婚,她也有太多的顾虑。

毕竟,等级不同的生活注定是很难幸福的啊。

一想到这些,苏璃心里却不是滋味。

就在她再次看向陆泽铭的时候,却发现陆泽铭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

陆泽铭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苏璃,那眼神说不清道不明。

苏璃下意识起身,吞吞吐吐:“你醒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苏漓打算离开,陆泽铭飞快起身将人搂在怀里,呢喃着:“你难道就不想给我一个解释吗?”

被陆泽铭这么抱着,苏璃有一瞬间的失神,要解释吗?

就在苏璃想着要不要对陆泽铭解释的时候,陆泽铭自己控诉着。

“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我喜欢了你八年,可是你呢?你的身边永远不缺少倾慕你的男生,大学的时候林朗师哥就围着你转,总会有男生出现在你表面各种表现,这些我都知道!”

“可他们没有人是对我真心的啊,除了林朗,可我真的只把他当做哥哥看。”

苏璃很清楚自己要的感情是什么,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给过林朗丝毫机会。

她可以在林朗面前毫无防备,是因为她把林朗当做亲人,当做哥哥看待,只是她没有想到陆泽铭会吃林朗的醋。

陆泽铭似乎并不满意苏璃的话,他继续嘀咕着。

“要不是我,他早就向你表白了。”

“什么?”

苏璃弄不清楚陆泽铭的话,陆泽铭却没有再说。

苏璃意识到陆泽铭的酒劲可能又上来了,她亲自把陆泽铭扶到床上,看着陆泽铭红通通的脸,原本的怒气也顿时消散。

她轻轻抚摸着陆泽铭的脸颊,呢喃着。

“你个傻子,大学的时候你难道不知道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吗?你每天都来学生会,会给我带我喜欢的美式咖啡,那个时候我还觉得一杯四十多块对你来说也是负担,谁知道你是陆氏集团的公子啊!”

回忆渐渐蔓延,苏璃脸颊带着浅笑,眉眼间都是温柔。

“也是,那个时候的你就懂得如何保护好自己的身份,混迹在大学里,好好享受大学的时光,多学本事,是对的。可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和你表白。”

提到让自己惋惜的事情,苏璃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个时候我有太多的顾虑了,我的爸妈一直以来对我很严格,我真的很担心他们会不同意这段感情,这也是我退缩的一部分吧。我的确没有勇气,无论是在我家出事之前,还是在出事之后。”

苏璃眼眶已经渐渐泛红,过往的回忆涌上心头,想要忘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她尽量调整情绪,笑了:“不过现在我真的很知足了,有你在我身边陪着我,真的,我很幸福。可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只要一想到陆泽铭误会了自己和林朗关系的这件事,苏璃心里就会一阵难过。

此时佣人敲门,将柠檬蜂蜜水送上来,苏璃将水放在茶几上,又看了眼在昏睡的陆泽铭,叹息着关上门,只让陆泽铭好好休息。

房门被关上的一瞬,原本躺在床上的陆泽铭睁开了眼,目光落在那道门上,久久无法平静。

原来,她很早就喜欢自己了。

当天夜里苏璃睡得不是很踏实,和陆泽铭之间的事情没有解决明白,她总觉得有一道坎过不去,这让她情绪很低落。

早上起来,苏璃先是去了陆泽铭的卧室,想要知道这个时候陆泽铭休息没有,发现卧室没有人,苏璃下意识认为陆泽铭一定是去公司了,心里隐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

看来这一次,陆泽铭是又不愿意和自己面对面相处了。

从楼上下来,苏璃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正在厨房忙碌。

一时间,心情五味杂陈。

陆泽铭很少下厨,但他的厨艺很不错。

大学的时候他就搬出来一个人住,因此做饭也是陆泽铭必不可少的生活技能。

转身的瞬间,看到苏璃一身睡裙从楼上下来,头发蓬松,睡眼惺忪,一副可爱的模样,陆泽铭只觉得心情愉悦。

他满是宠溺地看着苏璃,语气温柔:“快去洗漱,一会儿吃饭。”

“好。”

苏璃反应不过来陆泽铭的话,还是在佣人的提醒下上楼回房间。

回到房间,苏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胡瑶发消息分享自己此时的喜悦,她真的是太开心了。

‘胡瑶,陆泽铭他给我做早饭了!……’

苏璃将昨天晚上陆泽铭醉酒回家包括她照顾陆泽铭的事情告诉给胡瑶后,就乖乖换了身衣服下楼去找陆泽铭。

餐桌前,陆泽铭仍旧是沉默无言,但对苏璃的明显关心让苏璃觉得心情大好,心里更是暖暖的。

陆泽铭看了眼苏璃,发现苏璃吃的不多,满眼都是关心。

“多吃点。”

“好。”

苏璃很好奇为什么陆泽铭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之前还因为林朗的事情和自己生气,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一顿饭吃下来,苏璃越来越觉得陆泽铭给人的态度很温柔,不过她清楚这只是陆泽铭对她的态度很温柔。

吃过早饭,陆泽铭看向苏璃:“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餐馆那边是不是很久没去了?”

“嗯。”

被陆泽铭这么一提醒,苏璃才意识到自己有必要去餐馆一趟,前段时间出事情,餐馆受到了影响,这个时候她必须得过去一趟了。

“那好,那你就乖乖出门,记得出门的时候带保镖。”

“好。”

苏璃想要开口问陆泽铭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会改变,话到嘴边还是被她咽了回去,算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问了,万一让陆泽铭意识到他们原本还是在冷战期间,再对她态度冰冷,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去面对的。

陆泽铭离开后,苏璃回到卧室,打算换身衣服去餐馆,她拿起手机要约胡瑶一起见面,昨天胡瑶就说有机会要去她餐馆看看。

打开手机的一瞬,看到胡瑶发来的消息,苏璃彻底不淡定了。

‘我的天,苏璃,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男朋友是行业内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吗?’

看到屏幕上的字,苏璃只觉得震惊不已,再想到昨天她趁着陆泽铭昏睡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和胡瑶约在餐馆的时候,苏璃面对胡瑶的调侃,有些不大自在。

苏璃大概和经理聊了一下餐馆最近的运营,得知还算可以,苏璃也算安心,不过她很清楚这个经理是陆泽铭安排的人,目的是要她少操心。

可当初开餐馆的时候苏璃想的就是要自己独立,现在她又一次靠陆泽铭,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得知苏璃的想法,胡瑶有些哭笑不得。

“你呀就是没事闲的,才会去想那么多,我要是有人每天帮我这么多的话,我一定会超级开心的,好吧!”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