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密中心 > 男生宿舍会互相sy吗-老公睡了我和我妈

男生宿舍会互相sy吗-老公睡了我和我妈

网络 秘密中心 2020年02月14日

这座灰扑扑的大仓库,门口突兀地贴着两道符咒,一红一黄,闪烁着金光,一道镇压,一道化解。

即使是天天与死人打交道的下等鬼差,也不愿白天待在这阴气森森的仓库里头,就在仓库门口坐着。

随着“哗啦啦”一声,仓库大门打开了,里面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光线。

开门后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立刻冲了出来,像是霉味、腐烂加上血腥味的混合,让人作呕。

木地板上到处是石灰粉末,为了不让尸体太快腐烂发臭,都会被抹上大量的石灰粉。

可是这样处理过的尸体看上去更加诡异恐怖。

“二少,这仓库里一直有古怪,我等也不敢待的太久。您看,是不是早些完事?”鬼差头领战战兢兢地问到。

慕容璃眯起湛蓝深邃的眼睛,镇静地打量着仓库里面。

“小女孩的尸体都被放在哪里?”

“您跟我来。”

鬼差头领小心翼翼在成堆尸体边走着,慕容璃紧随其后,这仓库已经很老旧了,只要人走在地板上都会“吱呀吱呀”乱响。

明明外面是大好的阳光明媚,仓库里头却凉飕飕,冷气直往你的脖子里钻去。

一具具形态各异的尸体如同被丢弃的玩具,随意地扔在地上。

尸体被分门别类地摆放着,用木板简单地分隔开。

在仓库左上角一个更加黝黑的角落里,放着十几具小女孩的尸体。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女孩们的尸体右边,在整座仓库的中央位置,竟有一座快堆叠到屋顶的尸山!

上百具美貌妙龄女子的尸体交织在一块儿,赤身裸体,黑发散乱,如同一座阴森扭曲的大型雕塑。

几乎每个死去的女子身体都被残忍地凌虐过,青紫的伤痕遍布全身,割伤、刀伤、鞭痕甚至还有牙印。

每个死去的美人,手腕皆被割开放血,一点血色都无,白得像纸扎人。

慕容璃看着这个人间地狱,原本俊秀的脸上立刻狰狞起来,青筋暴起,呼吸急促。

“二少,怎么了?”

“无事!”

慕容璃飞快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故意不去看、忽略掉仓库中间那可怕的尸山。

快步走向小女孩的尸体,“啪”鬼差点起了火星子,照亮了仓库里头,慕容璃小心地翻找起来。

果然,看到了渺儿形容的那个小女孩田果,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

只有脑袋上有一大片血迹,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远远看过去,还以为她只是安详地睡着了。

慕容璃怜悯地看着她,叹息一声。

“就是她!我带走了,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带走的。”

“好的,二少,明白了,赶紧走吧。”

慕容璃皱着眉头,跟着鬼差恨不得能飞离这个压抑的人间地狱,鬼差更是跑的飞快,急急忙忙蹿了出去。

“哗啦啦”大门又重新关上了,猥琐鬼差似乎松了一口气。

看到这副情形,慕容璃疑惑地问道:“怎么,这个仓库虽然阴森,看上去却没什么特别。真的有古怪吗?”

“小的不敢乱说。本来每日夜里都会安排下人轮流守夜。可他们值班时,总会听到奇异的恐怖叫声。

隐隐约约的,地上还会突然出现一些血迹,白日再去检查,有些尸体甚至会变了位置,不在原来的地方。

时间一长,没有人敢在这里守夜了。

小人特地去往来阁花了二十个功劳点请来门口的两道神符,这才好了一些。”

“是吗?”慕容璃意味深长地回头看着这座灰扑扑的仓库。

他告别鬼差之后,小心翼翼地抱着田果的尸体,特地在外面绕了一个大圈后,才回到了渺儿躲藏的树丛中。

“我回来了!”

忐忑不安的渺儿听到慕容璃的声音,如闻天籁,急忙冲出来。

立即就看到了慕容璃手上的田果尸体,顿时泪如雨下。

“谢谢,谢谢,谢谢......这份大恩大德,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看着此时泪眼婆娑的渺儿,慕容璃柔声笑了起来,“说什么报答,小傻瓜,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是我的妹妹啊!”

渺儿抬起头呆愣地看着慕容璃的笑脸,他把温暖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脑袋上,安慰似的抚摸着自己,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渺儿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布条,仔仔细细地给田果清理,轻柔地拭去了她脑袋上的血迹,擦去脸上的尘土。

此时,除去田果脑袋上的伤痕,她看起来真的像是睡着了。

渺儿好像想起了什么,又站起身来,一头钻进树丛中,在寻找着什么,惹得树叶一阵哗哗作响。

等她再回过身来时,手上拿着一捧野花和几根细细长长的枝条。

渺儿蹲在田果的尸体边,仔细地去掉了枝条上的小刺,开始一点点,认真甚至郑重地编织了一个粗糙却美丽的花环。

“田果,你不是很喜欢睡美人的故事吗?带上大姐亲手做的花环,你就更漂亮了啦。

你知道吗?到时会有一个英俊帅气的皇子陛下,骑着白马来找你哦。

他会亲吻你的嘴唇,到那时、到那时......”

说到这里,渺儿已经泣不成声。

慕容璃轻轻拍了拍渺儿哭泣颤抖的肩头,“走吧,是时候送她上路了,跟着我。”

慕容璃用双手轻柔地抱起了田果的尸体,渺儿用袖子擦了擦哭得一塌糊涂的小脸,小心地跟在慕容璃身后。

“我知道,岛上有个僻静地方,几乎没有人踏足,也不会有灰袍鬼差在那监视。

你打算怎么送她走?”

听到这话,渺儿愣了愣神,设身处地想象了一下,如果自己是田果......

“小妹她天性开朗活泼,一定不愿意死后都被困在这座岛上。能不能找一条小木筏,给她的尸身进行水葬?”

“我想想办法。”听到渺儿的要求,慕容璃皱了下眉头,安静沉思。

片刻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扬起嘴角笑着说道:“我有办法了,你先跟着我。”

慕容璃宽阔挺拔的身影在前,渺儿小小的身子亦步亦趋紧跟着他,日光下两个人,两道影子拉得长长。

两人越走越是偏僻,几乎再也见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终于在海岸边的一角,两人停了下来。

果然,跟慕容璃说的一样,这里荒凉的可以。

沙滩、海岸线边上都是乱糟糟无人打理的样子,甚至能看到一些碎木板,海草漂浮在海面上。

慕容璃挑了一块阴凉的地方,把田果的尸身轻轻放了下来,渺儿蹲坐在她身边小心打理了一下。

“你在这里等着我,别乱动,如果有人过来记得躲起来!”

渺儿看着慕容璃严肃的脸,认真地点点头,看着他一闪身,身影就飞快远离,消失不见了。

这时可能是到了大中午,日光照耀,地面越发滚烫,渺儿偷偷出去摘了两大片树叶,轻轻盖在田果的尸体上,自己则坐在地上抱着膝盖,等着慕容璃回来。

“哗哗哗”海水一波一波冲上了沙滩,又退了下去,水面尽是波光粼粼。

渺儿吹着咸腥的海风,百无聊赖地等着等着,几乎快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来了!”慕容璃身未至,声先到。

对外表注重,一向细致完美的慕容璃此刻看上去真有些狼狈,头发散乱,额头隐隐有些汗珠。

他用力拉着一根如同婴儿手臂粗细的麻绳,身后面竟拖着一只破旧的小船,深一脚浅一脚,缓缓往渺儿这边走来。

渺儿连忙迎上去,看着他这幅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了地方,慕容璃把绳子一扔,呼了口气,对着渺儿说道:“我就记得有一艘被废弃的小船,年久失修,扔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果然没记错,这小船可比木筏要好得多。你觉得如何?”

“谢谢哥哥。”渺儿甜甜地说道,她此时心中感动地无以复加,非亲非故能做到如此,真是......

慕容璃由衷开心地笑了,“这不算什么,先忙正事吧。”

渺儿看着这破旧、脏兮兮的船舱内,嘟着嘴不甚满意,转身就去拔了好些杂草铺在了船上,又把之前那两大片树叶仔细垫在了上面。

接着,慕容璃小心地把田果的尸身放在树叶之上,对着还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渺儿说道:“到时候了,送她走吧。”

“嗯......”

慕容璃把小船拖到海岸边,对着渺儿郑重地点点头,他猛地一提气,抬起右手,对着船头就是凌厉的一掌!

“哗”地一声,小船立即被无形的力量推出了四米多远,渐渐地往远方、海平面的尽头飘去。

渺儿眼含泪光,依依不舍地看着那小船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远了。

慕容璃沉默地站在她身边,陪伴着她。

对不起,大姐我没能保护好你。

田果,希望你下辈子能过的幸福,不用经受再这么多苦难。

“哥哥,我想要变强呢!很强很强!”

“一定会的。”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