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密中心 > 哦哦好爽啊啊舒服,坏叔叔肉根挺进侄女

哦哦好爽啊啊舒服,坏叔叔肉根挺进侄女

网络 秘密中心 2020年02月14日

向热水更深处滑去,她享受的低吟了声,声音自然而然更娇娇软软:“人更佳哦~”

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他喉结上下的声音,辛甘无声窃笑。“还有什么事吗?”

郑翩然默了半晌,语气结冰:“下个月是雅琪的生日,送她什么生日礼物比较惊喜?”

“你把自己扒光洗干净,小弟弟上打上蝴蝶结,又惊喜且她一定喜欢。”辛甘哗啦哗啦踢着水,懒洋洋的说。

他冷冷笑了一声,说:“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和你一样,肤浅且沉迷□□。”

“你那点姿色与技巧,也配称得上‘□□’?”

“我记得你在我身下的时候,每一秒都是沉迷不已的。”

“看在你出手大方的份上,表演卖力而已。”

话至此,他终于沉默。

“你,千万别再落到我手上。”良久,他轻声说。

一阵噼里啪啦的摔裂声响之后,电话直接成了忙音。

辛甘收回手,整个人窝进又香又暖的水里,继续欢快的唱歌。

又生气了耶~

啦啦啦啦啦……

第二章、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辛甘都从未想过嫁他。

这样用词,好像不太恰当?该是——

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辛甘都从未敢想过嫁他。

第二天上班去,辛甘容光焕发,昨晚的歌一直哼到了办公室。

秘书有所察觉,“辛总今天心情很好。”

辛甘利落的签好她拿进来的文件,交回她手上,冲她眨眨眼睛:“昨晚泡了一个很舒服的澡。”

“那个,”秘书迟疑的,“辛总,那位……顾太太来了,要见您。”

辛甘脸色未变,仍是笑眯眯的:“请吧。”

“是。”秘书又想起什么,退了回来,“对了辛总,派去法国精油加工厂的财务昨晚已经返回。”

“这么快?”辛甘奇道。

“是的。他带回了所有的账目——据他说,那边一切的手续都早已交接完毕,四个月前工厂就已经整顿完毕,重新开始运营,负责人很有能力也很牢靠。这是上半年的盈利与下半年的统筹计划。”

辛甘接过那工整账目,半晌沉吟不语。

“辛总,这个收购计划绝对不是近期刚完成的。”秘书提醒她。

辛甘当然知道。那样大的一个厂,远在法国,即便财力卓越如郑翩然,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整顿完毕、重新运营。

恐怕一年前他们刚回来,他就着手此事了。

秘书瞧她皱眉,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门被带上,屋子里只剩辛甘一个人,她默坐了片刻,习惯性的打开右手边最顺手的那个抽屉,拎了袋糖果出来,歪进转移里一个人慢慢的拆。

“真讨厌啊。”嚼着香香QQ的软糖,她无神的喃,不断的叹气,“郑翩然,你这个大变态!”

秘书等了半个小时,估摸老板情绪恢复,才放了来人进去。

辛甘刚好吃完一整袋的糖,门上传来三声叩门的声音。

那个艳动全城的传奇女人,连敲门声都是独特的优雅。

“请进。”辛甘抬头。

一袭碧青旗袍,如江南最绿的水,染的眼前一片碧波,连水上微风都似活的,迎面习习。

“顾太太,”辛甘自若的笑,“大美人驾到,蓬荜生辉。”

顾太太又软又糯的江南调,听的人骨头都酥:“真是会说话,难怪沉沉那么崇拜你。”

辛甘“哈哈”笑起来,“顾太太越来越会讲笑话了!”

“不过我今天不是为沉沉来找你的。辛甘,有一个人想见你一面,只有你和他。”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