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密中心 > 老丈人让我玩他下面 伊恩相逸臣花蕊加手指

老丈人让我玩他下面 伊恩相逸臣花蕊加手指

网络 秘密中心 2020年01月14日

“什么人?”

店铺门大开,从中走出一个健壮青年,他一身桀骜,气势汹汹,那双锋锐的眸子里带着浓重的戾气暴躁,直射向对面那还满脸带着得意笑容的左绍波。

“是你,王九州——”左绍波双眼瞪大,油头粉面的脸上带上了惊惧之色,像是猫见到了老鼠似的,下意识的就想转身逃跑,以前他在附近混的时候,没少挨过他的拳头。

但,被在旁一直傲然抬下巴不作声的凤三一扯,他又吞了口口水镇定下来。

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可是有靠山的人了,可不能再怕他一个小小的卖羊肉串的儿子了!

他正了正衣领,努力站的坚挺了一点。

“九州哥。”相比于对面左绍波的一脸强装镇定的不想面对,这边的程思娅却是惊喜万分,她原本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啪嗒啪嗒,终于没忍住的开始往下掉了下来。

王九州原本凶煞桀骜的脸上一怔,随后就眉头皱起,“哭什么,那小子欺负你了哥下次给你揍回来就是了。”

“嗯,嗯”程思娅连连点头,破涕为笑的连连点头,带着尴尬脸红的擦着脸上的泪水。

旁边的程父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就怕女儿做傻事,现在九州来了倒也好。不过当看到王九州身后,那从门内出来的熟悉小老头之时,他温润谦和的脸上就彻底的带上了惊愕,“于于老,您怎么会在这儿?”

“哈哈哈这不是听说有人在欺负你们嘛,所以就来了。怎么几年没见,小景子你过的越发惨了,居然被个毛头小子欺负上门了。”

对上小老头那挪愉的笑眼,程景面上惭愧。

“是是我大意了。”

“哼哼行了行了,瞧你这哀哀凄凄的模样,还以为遇上什么大事了呢,不就是个踢馆比赛嘛,这一场小老头我帮你比了。”小老头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胳膊乐呵呵的安慰着,随后走上前对上左绍波。

下巴一扬,满是倨傲的笑道,“就是你小子领着人来踢馆的吧,这一场比赛小老头代替一品绝味出赛了,打算比什么,你们且说出来听听,小老头我都奉陪。”

“就你个糟老头子能有什么能耐,我”左绍波一脸不屑,嘴皮子上下一翻的就开启了嘲讽模式,但这嘲讽还没说完,却是被在旁的凤三一扯止住了声音。

凤三此时却无暇顾及他,双眼正定定的就落在了小老头身上。

刚才在见到这个小老头的时候他就已经面露疑色了,现在当小老头开口说比赛之时,他就彻底的确认了,也因此他一张不是十分帅气却也耐看的脸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身为成名了几年的美食师,他自然知道在美食师界出现了个厨痴——上任美食协会会长于老了。

当初他身为凤家最底层,削尖儿的想要爬上顶端,受人瞩目。于是对上层贵人,尤其是美食师协会的人更是收集了不少消息资料,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同他们攀上关系,能一步登天。而这些贵人之中尤其是这位于老为贵,他虽然退居为美食师协会荣誉长老之位,但是在美食界怕是比现任美食师协会会长叶美月更加有地位,声望也更高。

更何况这位于老孑然一身,还从未收过徒弟,只要他能攀上这位,能成为他的徒弟,到时不论是财富,还是地位都可以唾手可得。

只不过可惜,他三番四次找机会都没正面碰上,最多只是来源于小道消息,在几年前于老更是消失在了大众面前,说是四处逛逛寻找美食的真谛去了。他也就只能放弃,退而求其次的通过那位凤家小姐的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师,同样也是美食师协会的一个长老,只是比不得于老那么有名。

但,没想到,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小吃美食展上居然能碰上这位他当初抓心挠肺都想要见到的人,更没想到这人还同这小小的一品绝味的程景认识,竟还要代替他比赛!

于老的威名在美食界他早有耳闻,跟他比怕是自取其辱吧!

一时间凤三文质看似彬彬的脸上明明灭灭,有些进退两难。

“凤三,你干什么拉着我啊,你难不成是良心发现不想欺负这个糟老头了?这可不成啊,你可是答应了我哥要帮我的,别忘了你师傅想要的食谱还在凤二小姐那里呢,只要你帮我办成了这件事,我一定让我哥劝劝凤二小姐让她把食谱交出来给你师傅,你知道的,那位凤二小姐最听我哥的了。”

左绍波见着他半天不见动静,再看看那小老头不屑的眼神,面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凤三脸色一定,瞬间有了打算。

就见他弯腰就给小老头作了个礼,“于老您好,晚辈现在才认出于老,还请于老不要见怪。”

“啊——于老是谁?”

左绍波和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凤三这几年在华蔚星美食界也是颇为有名的人物了,这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谦卑躬身呢。

于老摸了把自己的老脸,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被这小子给认出来了。

然后他们就听这凤三弯着腰,慢慢的道来,“于老是上任美食协会会长,当年于老三十二岁就已经在美食界成名,开创了男子参赛的首个吃螃蟹之人;四十三岁成为美食大赛首位男子冠军,是为我辈的楷模;五十六岁成为众多美食点评师口中完美创新作品的发明人;九十五岁,同样是首个以男子身份成为美食协会荣誉会员的历史性人物;一百八十岁受人敬仰推崇成为美食协会首个男子会长,两百一时岁辞去美食协会会长之位,为寻找美食真谛前往星际各处游历。于老的成就让人难以企及,是凤三我这辈子最敬佩之人,这一百多年过去想必于老的厨艺更加精湛了”

一字一句,细数着小老头曾经的辉煌荣耀,听的吃瓜群众们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

随后他们看向小老头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敬畏中充满了敬佩。

小老头原本也是下巴抬着听的得意的,但是却越听越不对劲儿了。

夏蝉衣在后边皱起了眉头,这似是在——捧杀!

果然见左绍波脸色难看,神情阴郁,浑不吝的直接表示了自己的鄙夷,“既然于老这么令人崇拜的人,今天来代替一品绝味比赛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凤三可是可还是晚辈呢,谁胜谁负不是一目了然,还用得着比嘛!”

原本看着小老头满是崇拜敬佩的吃瓜群众们闻言,虽然这左绍波是可恨了一点儿,但这话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啊,这不是就是相当于游戏机甲满级的选手在欺负才刚刚兴起的中级天才嘛,这可不大公平啊!

“可他凤三也不是好东西,他趁人之危,趁我爸手受伤了才来的。”眼看风向不对,程思娅也顾不得什么悲痛情绪了,急急的又咬牙放声反驳。

“哼,那怎么能一样,你们在这儿摆开店铺本就是做好了挑战踢馆的准备了,即使我趁人之危带着凤三来挑战那也是在规则之内的。”

左绍波见状,得理不饶人,唇边噙着胜利了的阴笑,嘴皮子溜溜的又说,“但是于老可就不一样了,他一个德高望重的美食协会荣誉长老来代替你们这不太相干的店出赛,我有理由怀疑他这个糟老头心胸狭隘,嫉妒凤三的天赋,害怕凤三以后超越他,所以才借着这次机会来羞辱打压凤三的。”

这一语出,小老头简直要气的跳脚,这丫的小瘪三竟敢如此羞辱他,小老头他是那样的人吗,他还巴不得有人比他厨艺强,美食天赋高呢。

王九州握紧了拳头,眼神阴郁锋锐,这丫的王八蛋果然欠揍。

程思娅更死死死的咬着唇,一双眼睛通红的瞪着他: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王八蛋

就连吃瓜群众们也嘴角抽抽,然后摇头,遇上了这么个死皮赖脸不知羞耻的瘪三一般人还真拿他没办法,若是于老真一点不顾长辈身份,不顾名声的参加了,怕是以后这瘪三的乱七八糟、颠倒是非的话还真要传出去了。

夏蝉衣:“”

她也是相当无语了,美食界那么多人,人才济济,于老何必介意一个凤三呢!有点脑子的都不会那么想。

不过,这油头粉面的小混混虽然说的话一眼就被人看破了,但是传出去终究对于老的声望有所影响。

她瞥了一眼那已经挺直了腰的另一位当事人凤三,他微垂着的眸子看不清是什么神色,但是那微微勾起的唇角足够证明他在得意了,看来能跟着这小混混一起来趁人之危捣乱的,确实也不是什么好人!

程景捏着拳头,一张脸色也是铁青的走上来,强忍着怒气道,“于老,您对我恩重如山,我敬重您,这一次不能因为我这个小店败坏了您的名声啊,今年输了,待明年我的手恢复了必定能赢回来的。”

小老头不甘心的磨牙,“可是这丫的小瘪三实在太可恨,小老头我咽不下这口气。”谁知道他现在的名气也成了比赛的连累了呢。

“不必等明年了,既然咽不下这口气,那就让我来试试如何?”

一道清越犹如清泉叮咚作响的声音一下子抚平了众人心中的躁动,原本暴躁的小老头怒气一滞。

他转头看向那一方站着的一身清冷带着几分傲然的绝美色身体,顿时他耷拉的双眼放亮,激动的一拍大腿,“对呀,可以让小女娃来啊!”

“她——”

众人齐齐的朝着夏蝉衣看去。

“她看着跟我差不多大。”程思娅呐呐的看着从门内走出来,站在自己身侧的绝美姑娘,冰肌玉骨,容颜无暇,一身清冷傲然的气质确实与众不同,可是那厨艺能行吗?

王九州那双锋锐的眸子里也露出了几分讶然之色,不过很快又转为了幽深,或许真的可以,毕竟记忆中的那块梅花糕味道真的很好,很好!

“哟,这个美人儿漂亮啊,比程思娅那女人可漂亮多了。”原本正得意自己搞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头了的左绍波一见到夏蝉衣,就立马转移了注意力。

他色眯眯的舔了舔唇,那双充满邪意露骨的眼睛一下子就落到了夏蝉衣的身上。

王九州顿时拳头捏起,侧身挡在夏蝉衣身前,眼神凶戾直朝着前方射过去,“左绍波,我看你是找死。”

“哈我看这美人儿又关你王九州什么事了,你的相好不是程思娅那女人嘛,难不成是想脚踏两条船?”左绍波看着被挡住了的美人,一脸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那双充满阴郁露骨的眼神还盯着那露在外边的白色裙子。

“哼,左绍波,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龌龊,女孩子的名声不是你能污蔑的。”王九州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这个王八蛋看来是不打不行了,他眼神阴沉了一瞬,日后一定得找机会

程思娅看了一眼被王九州挡在身后的人,倔强清丽的脸上带上了几分落寞之色,九州哥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孩子吗?她确实很漂亮,很有气质!

“就是,左绍波,闹够了就行了啊,别逮着一个说一个,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能是你这样的瘪三能玷污的。”人群中一个青年也忍不住义愤填膺的出口了,立马得到了群起响应。

“就是,我看他丫的就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快点快点比赛吧,我瓜都快吃完了,还不快点开始啊。”

“对啊,人家姑娘都说要参加了,快点开始吧。上吧皮卡丘,虽然凤三也有点以大欺小的嫌疑,但是我觉着这姑娘漂亮,能行。”

“对对对,漂亮姑娘必胜,左绍波滚蛋”

果然颜值即正义,夏蝉衣这顶级颜值,圣洁清冷的让人不敢亵渎的气质往那儿一站,立马无数吃瓜群众、热血少年忍不住想“英雄救美”了。那声势浩大的讨伐声,就算是狐假虎威如左绍波也扛不住连连倒退了几步,脸色一下阴郁难看了起来。

这可看的那边站着的程思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之前她被逼到绝境了都见那群人只是小声议论,而现在——

哎!

虽然有些羡慕,但并不嫉妒,更何况这个绝美的姑娘是为了帮他们家的,她还不至于忘恩负义的嫉妒人。既然名声赫赫的于老都说了,那她也愿意试着相信了!

夏蝉衣从王九州身后走出来,绝色无瑕的面上依旧一片清冷自若,那双带着碎星冰棱的眸子扫过那边好似跳梁小丑的左绍波,转眸就看向了那一方站着的程父,“程先生意下如何,可否愿意?”

“我”程景温润谦和的脸上似有难色,毕竟事关自己祖宗的几千年基业,又怎么能轻易交付给一个看似和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姑娘呢。

小老头笑的灿若菊花的脸上恨铁不成钢的一拍他的胳膊,“小景子,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小女娃说出口的事必定是有百分百的把握的,你赶紧答应了。”

“咦——”看着于老这么信任一位小姑娘,程景脸上带上了诧异之色。

但,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像是押上了千金那般的郑重,认真点头,“好。”

既然他们“一品绝味”已经退无可退,那么便不退了,大不了同之前所设想的最差的结果一般,输了那便明年再赢回来,总之老祖宗留下的千百年的基业、声望绝不能败坏在他的手中。

夏蝉衣自是知道这一声“好”字代表着什么,既然人家已经将千百年的家族荣辱交付于她,即便这场美食比赛胜利对她来说应当没有什么难度,但难免也多了几分郑重之色,“程先生放心,蝉衣必然不负所望。”

“嗯,谢谢谢。”程景温润谦和的脸上牵起一抹故作轻松的笑来,“不过小姑娘你无须有压力,若是输了那便也是我一品绝味该有的一劫。”

夏蝉衣抿唇,清冷的脸上泛起了一点淡笑,却是不语。

小老头若不是身高不够,恨不得直接给这小子后脑勺来一巴掌,“小景子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瞧瞧那无耻小混混得意的,嘴巴都快裂成了大傻蛋了。”

被点到名的左绍波一脸阴郁看过来,“哼,糟老头你这是人身攻击,我倒要看看那小美人儿有什么本事,凭什么比过凤三,别以为她长的漂亮勾人就能赢得比赛,我可告诉你,就算是她勾引我我也不可能让凤三放水的。”

“你”程景又险些被他的无耻气的吐血。

倒是夏蝉衣依旧一副清冷浅淡模样,不怒不气,一手拦下程景,一双充斥着冰棱碎星的眸子一利,就蔑视的扫向那无耻混混,“我的本事如何你现在断言的还太早了些,既然已经决定双方出赛人了,那么就开始吧。”

“开开始”左绍波被她的眼神看的忍不住发慌,下意识倒退了两步,直到踩到后方的凤三这才堪堪停下,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犹如看蝼蚁一般的眼神,这感觉就好像当初凤家小姐看着他一样,她到底是什么人?

嗤,丢人现眼!

凤三微垂着的眉眼嫌弃的扫了一眼左绍波,最后退了一步从他身后走出来。

他那张看似二十七八岁,文质彬彬的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既然这位姑娘现在是一品绝味唯一能派出来的人了,那我即便是顾忌着年龄差距也推拒不了,这一次是凤三占了些年龄优势了。但美食比赛依旧是美食比赛,凤三必当竭尽全力。”

这货简直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夏蝉衣心中鄙夷不已,但面上却依旧清冷,微微颔首,“那自然是最好。”

小老头也在旁边跟着连连鄙视,“是啊是啊,尽全力最好,现在话说清楚了,免的输了找借口说是谦让。”

这话说的十分不留情面,连凤三的后路都给断了,显然是看这两面三刀的小子非常不爽的!

凤三心里阴郁,眼底闪过晦涩之色,但是面上却依旧强撑着微笑,“呵呵呵于老说的是。不过凤三有一件事需要提醒姑娘,一品绝味卖的是汽锅鸡和黄焖鸡,此次踢馆挑战我要做的是花雕醉鸡,能与之比肩的唯有汽锅鸡,但汽锅鸡是一品绝味的祖传秘方,不知道姑娘是否能在程先生的指导下一次学会呢?”

夏蝉衣睫毛微垂,声音清冷沉稳,“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二人交锋,凤三轻笑诡谲;夏蝉衣面色清冷,不动声色;双方平手。

但在其他人的眼中却不一样了。

“喂喂,你这个小子在挑拨离间什么呢。”小老头简直快被这个阴险的小子给气死,这一句句带着暗示的话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跟个女人似的,特么的这个小子是宫斗剧看多了吧,尽学些娘们儿唧唧的玩意儿。

随后又凶巴巴的转向程景,“小景子你可别被那人骗了,小女娃可不是来谋算你的美食食谱的,小老头我想收她做徒弟,几百几千的美食食谱,还有无数的财富都给她她都没同意,小女娃绝对是个好的”

这一语出,凤三脸色一青,脸上的笑意也挂不住了,看向夏蝉衣的眼神颇为诡异,他谋算了十几年的事情这个女子居然还不同意,当真没有骗他?

程景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温润谦和的脸上挂上了无奈的轻笑,不知道是嘲讽自己之前一瞬的动摇,还是好笑于老对那姑娘的偏袒爱护之意。

现场观众那更是群起沸腾了。

“卧槽,这美女小姐姐果真是视金钱如粪土啊,这么粗的大腿居然没抱?”

“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这个漂亮姑娘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

“666,小姐姐说我有颜有实力,就要靠自己”

当然有赞美的也不免有酸言酸语的,就比如那路过的往里边凑了一眼,一眼就认出了夏蝉衣的黄毛青年,心里嘀咕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那个夏蝉衣真有那么好吗?不行,我得通知浩哥过来看看。”

在一旁站了不少时间了的两个小吃美食展官方美食点评师见状差不多了,早就有些按耐不住的走了过来,“既然双方已经决定好比赛人了,那么我们马上就开始吧。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样的厨具、食材,我们马上准备。”

因着小老头在的原因,这两位中年美食点评师对着夏蝉衣也十分的友好热情,那亲切微笑的像是对自家小孙女似的。

夏蝉衣在程景的帮助下说了所需要的厨具和食材之后,就见两个美食点评师大手一挥,在一旁的方形机器人立马得到指令,挥舞着钢铁手臂,嗡嗡嗡的几下,就在店铺前方现场搭载了两个厨台,还配备了厨具。

之后又从外边运送来了双方所需要的食材、调料,全程不过是星际时十几分钟的时间。

等到全部完成之后,夏蝉衣这一方,几只硕大的,活生生的变异乌骨鸡也成了全场的焦点。

“咦,怎么是活的?小姐姐难不成要来个现场杀鸡?”

再看看凤三那边十几只已经拔完毛,处理的清洁溜溜了的鸡就没什么稀罕了。

“小女娃啊,你打算怎么办啊?难不成是真的要来个当众杀鸡?”小老头鹤发童颜的一张脸,笑眯眯的就走过来,对着夏蝉衣就是一个劲儿的打量。

小老头他自己也喜欢自己处理食材,但是奈何没有精神力处理不了毒素,这是他人生一大遗憾啊!但是现在——

他双眼冒着精光的看着夏蝉衣,似乎已经料定了她能处理这些食材了。

“嗯。”夏蝉衣樱唇轻抿着,清冷的眸中带着神采的看向那些被捆绑住了爪子的乌骨鸡,但是从它们那活灵活现转动的眼珠子看起来,确实是按照她的要去,全都是挑的最活泼、运动量佳的鸡来的。

“怎么样?两位有什么疑惑或者不满意的?”两位官方美食点评师再一次亲切的笑着前来询问。

凤三心里阴沉,面上带笑的摇头,“没有,都很满意,不愧是叶家,食材提供等一切我都非常满意。”

夏蝉衣也是礼貌的摇头,“没有。”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两位美食点评师笑道,“那么我们便宣布此次凤三挑战一品绝味的踢馆比赛开始,总计星际时十小时。在此期间,我方美食小吃展提供的十位官方美食点评师均有投票权,每一票都代表着一万信用点,再加之双方售卖的信用点高者为胜。未免歧义,所以双方售卖的每一份均等同之前一品绝味的售卖价格,一份五百信点。”

话音落,也就代表着比赛正式开始了。

从规则看来,这并不止是质的比赛,同样也是量的比赛。

夏蝉衣看了一眼对方的十几只褪好毛了的鸡和她这一方还未褪毛的乌骨鸡,心中有了思量。

“小女娃啊,你看看那边的那个叫凤三的小子贼的,鸡都处理好了,可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和功夫呢,这成菜的速度怕是比不上他了。”小老头忧心忡忡的走过来,就连带着程景父女两儿也一起凑了上来,满脸紧张。

即使老练如程景,也不敢在这比赛时候现场宰杀活鸡浪费时间啊。

“那可未必。”夏蝉衣看了一眼小老头,樱唇上划开了一抹浅淡自信的笑来。

随后她挽起袖子走上前,弯下腰,左手拎起了一只硕大,有她上半身那么大的变异乌骨鸡,但她却像是抓着只小鸡仔似的,拽着它的两只翅膀,任由着它咯咯咯的挣扎着,那清冷傲然的身影依旧脊背挺直,好似轻松,八方不动。

“咦——”现场吃瓜群众们被她这女汉子的行为惊呆了,心头弹幕齐出。

[好大的力气啊——]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有女力士出现了,我猜她的的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a级以上。]

[哇哦,好美好美的漂亮小姐姐要来现场杀鸡了,哈哈哈赶紧拍下来,我又能涨一波粉!]

[论女神变成女汉子的过程,杀鸡现场你值得观看!]

[卧槽厉害了,不愧是我天澜帝国的女子,就是这么刚!]

[这个漂亮小姐姐是谁,我要粉她。]

让他们更震惊的还在后边,就见夏蝉衣抬手从厨台上拿起一把厨师尖刀,没错,就是杀鸡抹脖子、戳人都很好使的那种。

银亮一闪,刀光反射,就见她那只白皙如玉的纤手灵活的挽了个刀花,然后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际,一刀就直接割开了那变异乌骨鸡的脖子,下手利落的,众人再眨眼回过神来的时候,血流了一个大碗,那鸡咯咯咯的破铜锣嗓子已经不好使了,变得断断续续,只剩下垂死挣扎。

“咕咚——”

不知道是谁响起了响亮的吞咽声,瞧给吓的!

尤其是之前双眼还死死的黏在夏蝉衣身上,带着垂涎露骨的左绍波,现在看着夏蝉衣面无表情,没有半点波澜的一刀割破变异乌骨鸡的喉咙,将之捏在手里任由着它怎么死死挣扎都逃不过,只剩下越来越低弱的声音时,他当下浑身就是一抖,感觉再也无法直视美人了!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他之前的生活也就是比贫民窟的人好上那么一点儿,该怂是时候还是非常怂的,对小命可比美人珍视的多。经过这一幕,他可不敢再对美人有什么想法了,生怕人也给他来一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那画面一想他就忍不住浑身哆嗦。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和自己的几个狗腿小弟凑在一起,这才有了几分安全感。

“哼,怂货。”程思娅看见他这个德行,冷哼了一声,早知道这家伙怕杀鸡,她早就现场给他表演一段了,毕竟她家就是卖鸡的,她又觉醒了精神力,这一段时间店内用的都是活鸡,全部都是由她宰杀并且去除毒素的。只不过没有这个漂亮姑娘手段利落罢了,她还是要再努力了

程思娅握紧了拳头,随后朝着夏蝉衣走过去。

“那那个,需要帮忙吗?虽然我不能在做菜的时候帮忙,但是褪毛去除毒素还是不影响比赛的。”她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带着点小心翼翼的问道,她总觉得这个漂亮清冷的姑娘身上有一种不能亵渎的气质,让人连带着说话也变的小声了起来。

夏蝉衣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后摇头,“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你有精神力啊。”程思娅一脸恍然,不过随后想想也是,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觉醒精神力呢。

“那,那我让我爸把过程、用料教给你”

夏蝉衣依旧摇头,“不用,汽锅鸡的做法我知道。”

“啊——”程思娅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就连原本也走过来打算帮忙的程景脸上也带上了惊愕之色。

这可是他们程家祖传下来的不传之秘啊,就连于老他也只是告知了一小部分,这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若不是确定他程家都是一脉单传的,他甚至有点怀疑这姑娘是他们程家走丢的女儿呢!不过这长相,这气质,却不是他们程家小门小户能生出来的。

程景往后退了一步,站到小老头身边,温润谦和的面上带着狐疑之色的低问了一声,“于老,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啊?”

小老头也是摇摇头,他哪儿知道啊,只不过现在知道这小女娃很厉害就是了,居然连程家汽锅鸡都会做,哈哈哈没错了没错了,这次跟上她没错了,她身上或许真的有他想要寻找的美食真谛。

“于老?于老?”

“咳咳”小老头收回飘远的思绪,脸上笑成一朵菊花,他也正巧的想找人唠嗑呢。

“小景子啊,你这个问题我还真不清楚,小老头我也是在星舰上才认识她的,不过这小女娃厉害啊,那糕点做的叫一绝啊。条头糕你没听说过吧,她做的那叫一个香甜软糯,味道绝色啊,红豆和糯米的味道融合,浑然天成,味道一级棒,就算是小老头我也做不出来那味道,尤其是她那一手神奇至臻的揉面手法,就那么三两下看似简单却出神入化,简直看的我心痒痒,只是可惜到现在小老头我都没时间找她好好聊聊她那手出神入化的揉面手法啊!”

“哦哦,听上去确实厉害。”程景点头。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过来了的程思娅和王九州,一个双眼晶亮,脸上带着喜色;一个凶戾的面上带着几分轻笑骄傲,她果然很厉害!

听到有人应和了,小老头也是热情高涨的继续道,“还有还有她做的杏仁豆腐和豌豆黄也是一绝,杏仁豆腐洁白细腻、入口爽滑,豌豆黄入口即化,味道香甜。小老头我敢保证,一样的配方,一样的配方食谱,她绝对是做的最出彩的那一个。之后我尝过她做的双皮奶,就是公布在星际网上的公开食谱,说来惭愧,小老头我曾经做的还及不上她的呢。对了对了,她还将苦杏仁里的毒素去除了,这可是解决了美食师界和鼎食师界都攻克不了的难题啊”

这等高涨热烈的情绪,也引得旁听的三人跟着热血沸腾了一下。

程景面带着几分激动,燃起了希望的兴奋,“那,那这姑娘做汽锅鸡的水平如何?于老尝过吗?”

“啊——”小老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老脸上又皱巴巴了下来,“我好像还没尝过她除了做甜点之外的其他东西。”

程景:“”感觉一桶凉水下来浇灭了他刚升腾起来的小火苗。

但还是蔫巴巴的抱着点顽强生存的小火苗问,“那那于老刚才为什么如此笃定她能赢?”

小老头很光棍的一摊手:“感觉。”

程景:“”

王九州:“”

程思娅也嗫嗫的动了动嘴,“那甜品师怎么能跟美食师一样呢,做菜可做甜点不一样的啊。”

小老头抓了抓头发,“总之你们不用担心,小女娃那么厉害的一个姑娘,说能赢就能赢,据她的粉丝们说她做菜也很厉害,还分享了私家珍藏版给老头我,只可惜在那星舰上遇上了点事小老头我还没看呢,对了对了,还有小女娃的直播间,你们有空也给关注一下,据说很受欢迎的,嘿嘿,小老头我打算也进去瞧瞧。”

程景:“”确定于老不是被洗脑了吗,怎么变的跟脑残粉有的一拼?

程思娅呐呐点头:“啊,我会,我会的。”

王九州冷硬桀骜的脸抿着唇,眉头一皱,“给我也来一份。”

程景和程思娅齐齐转眸看向他,脸上带着不可思议,这小子(九州哥)平常不是最不耐烦这些的吗?

“嘿嘿,我就知道你小子识货。”小老头冲着他一阵挤眉弄眼,嘿嘿一笑。

“咳咳”王九州桀骜的脸上带上了点尴尬之色,撇开那两双怪异的看向他的眼神,“她在店里点出了我爸羊肉串的不足之处,我想我爸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啊——”程景略有所思。

程思娅点点头,可不信他的借口,他们青梅竹马十几年了,她自然是知道九州哥此时说的并不全是真话。

九州哥难道真的喜欢那位漂亮的姑娘?

说来也对,她又漂亮又有手艺,都是自己比不上的。

程思娅俏丽的脸上带上了几分落寞之色,抿着唇心里有些沉闷。下意识的抬眸看向那边依旧在忙碌,在代替他们祖宗基业“一品绝味”出赛的女子,她漂亮出尘,无瑕绝色,清冷的脸上从容自若。

手上动作更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如行云流水,仪态天成。比之另一边的成名已久的凤三更有大家风范,一点都看不出她才是一个十**岁,同她一般大小的姑娘,这一刻,她竟也神奇的赞同了于老的话,她能赢,她会赢,她一定赢。

她比之她,好像真的差的太远,太远了

------题外话------

首订了,首订啦,今天后边还有几章哦,码多少都传,求多订~~

标签: